[原创小说] 会魅 看全部

王方利
阿铭是一名厂报记者,因为工作关系,但凡厂里的好些会议他都在工作的20年里参与过,并作出报道。既便在是最枯燥的会议,阿铭都能妙笔生花,写出最鲜活的会议报道,所以在报社政文部倍受重视,一有会议主任就会叫:
“阿铭,去开会!”
对此,阿铭总是乐此不疲。
一日,凌晨1时许,阿铭接到厂委办小周的电话,叫他到滨江别墅二楼会议室开会。这一天阿铭忙了一天,所以就在晚上11时许就睡了,往日都是不到凌晨两点过不会休息的。他无论接了谁的电话,都会看一下时间,这是他的习惯。
农历7月15日凌晨1时23分。
“阿铭吗?我是厂委办的小周。今天厂党委开紧急会,你来一趟,写篇报道,今天报纸要发。”小周与阿铭是老交情了,每次都会派车去接。
在3分钟之内,阿铭就上了来接他的车,这比以前要快得多,但阿铭并没有介意。因为车牌号还是04444,是厂长巫友的车,开车的还是小刘。每次阿铭得了红包,都会分给小刘,所以两人关系都很好。关系归关系,正好所有跟厂领导开车的司机一样,小刘不爱说话,特别是对一些无意中听来的公事、私事更是守口如瓶。
小刘把车开得飞快,比以往快多了。阿铭想,可能是怕领导等着急了,所以才开这么快。
到了滨江别墅,整幢楼都没有亮灯,也没有月亮,夜色很白。阿铭发现,即使不开灯,也看得见路,甚至看得见写字。阿铭还是很奇怪,为什么不开灯?小周就在门外接他,说:“领导已经等了很久了。”
在小周的带领下,阿铭来到会议室,发现里面有很多人,但由于没有开灯,他一个人都认不真切,除了厂长巫友,今天的会议就由他主持。巫友给在座的领导介绍了阿铭,就开始宣布开会。
这次会议是关于创卫的。与会者很是活跃,纷纷发言,这些阿铭都用采访机录了下来,但就是分不清谁是谁,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模糊,阿铭担心回去不好整理。“这是材料。”小周不知怎么来到了阿铭身边,小周将材料拿给了阿铭,会议就结束了。
照例还是小刘开车送阿铭去报社,阿铭下车后,想给小刘打声招呼,却发现车和小刘都不见了。“这小刘,开车真快。”阿铭自言自语地上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没过多久,阿铭就将报道写了出来。交给了值班编辑。值班编辑按惯例,小心翼翼地改着稿子。“我的稿子还需要改?”阿铭准备回家了,他想跟编辑打声招呼就走,却发现这位50多岁的老编辑像小孩子一样的张着嘴,一脸狐疑的望着他。
“你在开玩笑?”过了很久,老编辑才说话。
好多年没开过玩笑了,阿铭是一位认真的记者,他对老编辑的话同样感到惊奇。
“你写的是巫厂长在开会?凌晨1时许?”老编辑像在问阿铭,又像在自言自语。
“是啊,是厂委办小周通知的,小刘开车接的。”阿铭对编辑不信任自己感到很恼火。
“现在才多少点钟?现在还不到晚上12点。”编辑提高了声音,他认为阿铭在愚弄自己。
阿铭看了看表,果真才晚上11时45分,“我时间看错了。”阿铭对自己出这种低级错误很奇怪,开会时明明是凌晨1时28分啊,“那对不起,麻烦您老给改一下。”
“最严重的不是时间问题,明天的编前会议我会提出来的。”老编辑敲着桌子喊:“你知不知道?巫厂长和小刘小周在半个月前上省城开会途中出了车祸,3人都没有抢救过来。真的见鬼了!半夜三更来开这种玩笑。”
阿铭这时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,他脑子里慢慢地想起巫厂长是死了。阿铭又打开办公室,找出了小周给自己的材料,却发现,那材料都是一张张的钱纸,上面还画着曲曲弯弯的符。
从此以后,阿铭不再采访会议,也不再写会议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