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原创杂文] 春游之庠和安全的“紧箍咒” 看全部


春游是成人永远记得的回忆,是体验童心最佳方式,是他们小时候作文的题材。“很久很久以前,我们到大佛水库去春游,小二娃摔进了水库中,是班主任老师把他提了起来。”现在家长在跟孩子们说故事:“第二年,我们又去了,这次是唐春兰把脚崴了。”故事说到一半,班主任打电话来,说是要组织孩子们野餐,征求家长的意见。
说故事的家长只有一句话:“在保证孩子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我同意。”
班主任打电话请示校领导。校领导说:你跟我鉴个安全责任书,出了事你负完全责任。
校长想了想,他向教育局告诉了他的想法,教育局官员反问:现在连组织教师旅游也不许,你还组织学生?不要乌纱帽了?
 “让春游回来吧”,中小学生们又呼吁。笔者调查了15所中小学,有90%的班级没有组织学生去春游,有85%的学生从来没有春游过,随机问了100名学生,想去春游吗?“做梦都想!”很多学生这样回答。
“让春游回来吧”,其实不是回来,而是从来没出去过。
《外出安全一票否决 学生春游几成奢望 专家呼吁组织校外活动不要因噎废食》,这是《兰州日报》记者孙理在2010年4月22日写的报道,作为多年的班主任老师,百分之百地赞同他的观点,但极少有班主任甘冒大不韪去踩这条雷线,我也不敢。
在孙理发表文章的前两天,《中山商报》刊登了一篇文章关于春游的文章《三措并举保障学生春游安全》,哪三举措呢:制定详细安全预案;安全责任落到实处;增强学生自律意识。文章作者在其中还写了若干策略,诸如发出“致家长的一封信”, 学校领导先行“踩点”, 预先制定详细活动方案和处理突发事件的预案,有医生或卫生员随队,并携带必要的药品等等,不一而足,但笔者不敢苟同。
笔者不敢苟同的前提就是外出安全的“一票否决”。看下面的例子:
“学校今天组织全校师生春游!下午,小孩回来就一路哭哭啼啼!LP发现孩子的裤子又湿又脏,就问,小孩才哭着说,他把屎尿都拉到裤子里面了!回到家,LP连忙把裤子脱下,结果真是惨不忍睹!”   这是网友在网上发的帖子,这要找学校?!对,管理不到位。
“3月23日,沿湖路小学组织四年级学生214人分乘4辆客车赴武汉九峰动物园春游,途中一辆承载48名师生的金龙客车在武黄高速公路发生侧翻事故,导致2名学生受轻伤。 经查,沿湖路小学对此次学生活动进行了组织布暑,但安全工作存在严重漏洞,没有严格落实省、市教育主管部门关于学生户外活动乘车的有关规定,没有对学生乘坐车辆和司机进行严格的检查和审查,没有严格控制用车客乘量,导致事故的发生。”这是一份事故追究意见,这要找学校?!对,组织不严密!
“湖南省桑植县建设科技职业学校组织学生前往岳阳春游,在游览结束租乘车返回途中,因车辆追尾发生重大交通事故,导致3人死亡,1人重伤,多人骨折或擦伤。”这是?运气不好,还要找学校?!对,乘坐工具有偏差。
而这些当中,有些可预见,有些却不可预见。春游当中,不可预见性的因素让春游的所有周边人物望而止步。
《中山商报》的文章似乎让学生春游成为可能,但班主任还是摇摇头。为什么?责任太大,的事故发生偶然性太多,谁也不能保证不出事故。
“况且现在的家长,孩子出一丁点事也要找学校,找老师。”说起那年组织春游,一学生家长因为孩子在春游中摔了一跤,将自己打了一顿,一学校老师发誓再也不春游了。
除了上级对春游的“紧箍咒”,还有家长的爱子心切,社会认识的一边倒(总认为孩子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。)“一费制”的实行,也让春游受到了阻击,家长又认为学校乱收费了。
那么怎样才能让春游成为学生的必修课呢?
笔者认为操作性还是强的。
首先让全社会来分担责任。制定每年多次野外课程,让学生接触大自然,体验大自然,作为必修课程(或者称为校个辅导课),作为考核目标,有关部门进行责任和管理细化。属不可预见性或偶然性(诸如摔跤、急病、交通事故、外力等)造成的损失和责任由社会保障机制来承担,而非单一的由老师或者学校来承担。
其次取消春游的“外出安全的一票否决”。让班主任老师或校长从安全的“紧箍咒”中解脱出来,更多的让学生学到书本上学不到、课堂里触摸不到、校园里感受不到的东西。如“医疗事故”一样,如果不是学校或者老师在主观上的故意或者重大过失,都不能鉴定为是带有学校责任的安全事故,而是一种必然存在的“药理性反应”或者“个体性差异”。
第三,家长和学生也要有责任。一名学生成长都是要经过教育,春游也是教育的一部分,学校通知家长,家长同意后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,因为他们也是学生受教育的主体。如学生在活动中因主观因素造成的事故,或者学生突发的急病,或者从家里带了不洁的食物等,家长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,同理,学生也应承担责任。
孙理采访了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心理学副教授毛乃佳,她认为如果学校以安全为借口取消春游、课外实践活动有些因噎废食。 完全禁止春游,对中小学生来说不太近情理。从小学教学来讲,一定的社会实践是必要的。其实,该不该春游,只是一种表象,更深层次的问题是:如何培养孩子的自我保护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。这些能力只能在实践中获得,学生只有通过实践活动去感知,去领悟,靠书本和说教无异于隔靴搔痒。
我完全赞同毛教授的观点,也完全赞同春游,但作为一名小学老师,还是等有关部门将安全责任进行素质化后才行。
“老师,我们要春游”,什么时候我们当老师才能中气十足地说:行,准备好了,我们出发!
那就是学生们之福,学校之福,中国教育之福,全社会之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