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原创杂文] 初中语文课本的内与外 看全部

近一段时间以来,对高中语文课本改革的讨论甚嚣尘上,是与非,浅与深,选与非选,不仅是当事人费了很多脑细胞,就是关心此事的国民们也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连带的是,大家对2002年有关部门审定的初中课本也开始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起来,改与不改,这是一个话题,还有人说,这是一个大话题。
一台湾学者说:一些语文课本是垃圾。
一香港专家说:得把金庸的东西放进课本。
内地的知识分子说:必须将语文这个概念诠释得符合课本的全部要件。
等等。
我是一所乡村小学的教师,教了多年的语文,上面发啥教材,我就教啥。“英明领袖的指引下”我学过,“坚决拥护改革开放”我教过,但我还是我,学生还是学生。说这几句话的意思是:语文课本就是这么重要吗?
高中语文课改已成定局,那就不要去折腾初中语文课本了,为什么?我有以下几个论据:
论据一:成本论。每一次改革,都会增加成本,这些成本都是纳税人的钱。大家都来探讨语文课本的内容怎样增删,不如拿这些纳税人的钱多建几所乡村中学的图书馆,多让那些无经济能力的学生到四处走走看看,多让老师们从应试教育中走出来,上几节生动有趣的课外语文,让学生多写几篇应景文章。
论据二:认可论。2002年初中语文课本中的所有文章我认为都有可读性,不管比起没选进的其它文章有多逊色,有多不合时宜,它总有一定的价值,总有一定的意义,教和学都有一定的收获。有时选哪篇,学哪篇,不是课本的编纂都能让学生和老师欢迎的。学生看课外书籍的多,现在流行网络小说,很多老师大加鞭挞,我看也不尽然都视为洪水猛兽,说句偏颇的话,现在的课本一脸严肃相,缺乏幽默和娱乐,不是有了这点就要课改,我以此证明所有的读本都是语文教材。
论据三:实用论。学习语文干什么?或者是课本选好了,学生就成为国文大师或者道德模范?清朝的李卫是个文盲,他仍旧是雍正的名臣;相反有些文人学富五车,他用学识来祸国殃民。“砖家”们将语文的功用夸大了。其实语文就是让大多数的老百姓认得来字,写得来家书,懂得点仁、礼、义等节操(这些,没学语言课本的文盲也懂,但你不能说他没学语文。)如果都学得好了,那就成国学专家了,当然,一个国家这样的专家越多越好,但大多还是平平常常地用着语文课内外的知识,就如大多生意的成功者没有成为经济学家一样。
论据四:应试论。好多年了,一直都在提倡素质教育,这是官面的说法。但大家都心知肚明,中国的教育大多时候还是应试教育。小升中据说不考了,还是要分什么什么班;中考、高考那分数是相当的重要,比二十年前重要多了。中考、高考的语文题目也是“应试”的,不考倒一些学生是不会罢休的,什么选下例标点符号错的一组是,什么你认为这段话的关键词是哪三个等等。课本就是应试的一种工具,其内容的重要性也就仅由语法组成,而很多文章都存在这些语法的,包括课本外的。
论据五:历史论。中国几千年的教育,有过各式各样的课本,课本的内容也五花八门。但不管哪种课本,都出了很多语言学家,很多文学家。就连靠八股文出身的纪昀也可算是一名文人,八股文是被专家一批再批的,八股文课本好坏可想而知。文革后期的课本现在看来也惨不忍睹,但还是让学生们懂了许多修辞,许多文法。
论据六:还是成本论。听说有汉学专家费时N年,费钱若干,研究出若干汉字的写法错误,成了时人的笑柄,课本的改来改去,是不是也要步其后尘,不得而知。中国经济发达了,但中国大多数人还是没钱,特别是中国的学子,为了中国的学子,暂停课改是当务之急。萧规曹随,不能因为“萧”有点瑕,就不让“曹”随了。
论据还有很多,标准课本是应该有的,但对学生学习语文来说,它不是最重要的。让学生学好语文,就要学校不穷,老师不缺,学生不费,这就是语文课本之外所需要的环境。这也这篇文章的论点。